夏朝开国君主夏启:中国第一个历史朝代的建立者


夏朝开国君主夏启:中国第一个历史朝代的建立者  


夏朝开国君主夏启:中国第一个历史朝代的建立者

屈原的《天问》中说,禹巡治洪水,走遍四方,一次,偶然与涂山氏相遇于台桑,旋即分别。怀孕的涂山氏女在伤念中生下启后就死了。所以,启生下来就失去了母亲,是个苦孩子。禹死后,启破坏了禅让制,自行袭位,建立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朝代-----夏。从此,原始社会宣告结束,开始了奴隶社会,启也成为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帝王(有的史学家认为禹是第一个帝王)。他放弃阳翟,西迁到大夏(今汾浍流域),建都安邑(今山西省夏县西)。

夏启身份新说

一、从对夏启评价的分歧说起

夏启作为我国历史上第一个朝代的建立者,无论是从历史文献记载还是从学者研究的角度来看,启为禹之子似乎已成定论。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传说中的人物,历史评价却褒贬不一。

《孟子·万章上》说:丹朱(尧之子)之不肖,舜之子亦不肖。舜之相尧,禹之相舜,历年多,施泽于民久。启贤,能敬承继禹之道。益之相禹也,历年少,施泽于民未久。舜禹益相去久远,其子之贤与不肖,皆天地也。非人之所能为也。莫之为而为者,天也;莫之致而至者,命也。《孟子·万章上》还提到,禹荐益于天。七年,禹崩。三年之丧毕,益避禹子于箕山之阴。朝觐讼狱者,不之益而之启,曰:吾君之子也。讴歌者,不讴歌益而讴歌启,曰:吾君之子也。《吕氏春秋·先己篇》中也说,夏后启与有扈氏战于甘泽而不胜,六卿请复之,夏后伯启曰:不可,吾地不浅,吾民不寡,战而不胜,是吾德薄而教不善也。于是处不重席,食不贰味,琴瑟不张,钟鼓不修,子女不饬,亲亲长长,尊贤使能,期年而有扈氏服。

上述启贤的说法,经过司马迁《史记·夏本纪》固定下来,在大多数人看来,启禀承天命,赞继大禹之道,顺利地实现从禅让走向世袭,实在是众望所归,启无疑是历史一个重德修贤的圣明君主。

即使在神话传述中,启也是一个神通广大,能与天帝交通的圣贤之神。《山海经·大荒西经》中说:西南海之外,赤水之南,流沙之西,有人珥两青蛇,乘两龙,名曰夏后开。开上三嫔于天,得《九辩》与《九歌》以下。此天穆之野,高二千仞。开焉得始歌《九招》。《楚辞补注》对此解释说:九辨九歌,禹乐也。言禹能平治水土,以有天下。启能承先志,赞叙其业,育养品族,故九州之物皆可辨数,九故之德皆有次序而可歌也。

但我们同样注意到历史文献与传说中对启的评价却有截然相反的一面。《战国策·燕策一》说:禹授益而以启为吏。及老,而以为启为不足任天下,传之益也。启与支党攻益而夺之天下。《墨子·非乐上》说:启乃淫溢康乐,野于饮食,将将铭,苋磬以力。湛浊于酒,渝食于野,万舞翼翼,章闻于大,天用弗式。《淮南子·齐俗篇》中说:昔有扈氏为义而亡。高诱注曰:有扈,夏启之庶兄也。以尧舜举贤,禹独与子,故伐启,启亡之。总之,夏启似乎又成了一个不足以任天下的德薄之人,他破坏了原有的禅让制度,将天下变成私有,继位后又淫逸无度,党同伐异,实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无耻之徒。

为什么历史上的启为什么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呢?除了古史辨学者顾颉刚先生所指出的先秦诸家为了宣传自己的学说思想而竞奇斗巧的因素外,是不是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呢?

二、杜宇、鳖灵神话的启示

古代蜀地,同样流传着一个鳖灵治水的故事。

《太平御览》卷八八八引汉时扬雄所著《蜀王本纪》说:

蜀王之先名蚕丛,……后有一男子名日杜宇,从天堕止朱提,有一女子名利,从江源地井中出,为杜宇妻。宇自立为蜀王,号曰望帝,治汶山下,邑郫,化民往往复出。.望帝积百余岁,荆有一人名鳌灵,其尸亡去,荆人求之不得,鳖灵尸至蜀复生,蜀王以为相。时玉山出水,若尧之洪水,望帝不能治水,使鳌灵决玉山,民得陆处。鳖灵治水去后,望帝与其妻通,帝自以薄德,不如鳖灵,委国授鳖灵而去,如尧之禅舜。鳖灵即位,号曰开明。

关于这则神话,早有学者怀疑它和尧舜禅让、大禹治水等传说之间的关系。童书业先生认为这段故事显然就是杂采中原神话编造而成,所谓杜宇就是禹,而鳖灵就是鲧。近来又有学者怀疑鲧、禹、启就是该神话中的鳖灵,并判定鲧、禹治水和鳖灵治水的神话是同一神话分化的结果。

探讨两则神话间的相互影响关系,显然已超出了本文的范围。真正引起我们注意的是此则神话中提到的杜宇、鳖灵禅让的原因:鳖灵治水,望帝却乘机与其妻私通,自以为薄德,于是委国授鳖灵而去。其它历史文献上也有相大致相同的记载,《说文解字·四上》说:蜀王望帝淫其相妻,惭亡去,为子`(规)鸟,故蜀人闻子`鸣,皆起云望帝。《华阳国志·蜀志》也说:望帝使鳖冷(灵)治水,而淫其妻。冷还,帝惭……。法尧舜禅授之义,遂禅位于开明。

杜宇与鳖灵作为蜀人的祖先,同为后世人们所敬重。至今在郫县西南一里多路,还可见到望业地祠的遗迹。有望帝陵和业帝陵,两陵相对,以前人们在这里祭祀望帝(杜宇)和业帝(鳖灵),祀典极为隆崇。但两人关系实在暧昧难辨,上所引《蜀王本纪》说:望帝去时,子归鸣,故蜀人悲子归鸣而思望帝。《说郛合刊》卷六十辑《寰宇记》说:望帝自逃之后,欲复位不得,死化为鹃。每春月间,昼夜悲鸣。蜀人闻之,曰‘我帝魂也’。后人多疑杜鹃有冤,恐怕杜宇、鳖灵禅让故事背后隐藏着一场严重的政治斗争。所谓杜宇和鳖灵妻私通的说法,难道是承继杜宇的鳖灵或其开明王朝为贬低杜宇而伪造出来的,还是真有其事?古史渺远,我们不得而知。但无疑,禅让传说并非像我们以前想象的那么简单。

再回到我们先前的话题,结合我们大家所熟知的尧舜禹禅让传说来看,如果说《蜀王本纪》中所记载的鳖灵就是禹的原型,那么故事中的另一个重要人物杜宇又会是谁呢?我们不妨假定他就是舜,看看接下来会有什么情况发生。



相关阅读:

底部

Copyright © 2020—2020 神奇历史

神奇历史 | 手机访问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留言建议 | 网站地图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公司及个人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谢谢! sitemap